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医患之声 > 花季少女孤身一人,竟在酒店服下农药……

花季少女孤身一人,竟在酒店服下农药……

作者:宣传科   发布于:2018-10-05 16:43   文字:【大】【中】【小】

    这天,晚上9点多,120急救中心的电话铃急促响起。“您好,120急救中心。”接线员刘莹干脆利落地接起电话。电话那头儿却没人应答,“您好?”刘莹再三询问、等待,这才听到了电话那头传来有气无力带着哭腔的女声:“我想自杀,喝了农药,救救我。”刘莹的心不由一紧,急忙询问她的位置,由于女孩是外地人,说不清具体位置,酒店名称也只粗略说了两个模糊的字眼,只说她叫小娜(化名),在车站附近,房间号是820。刘莹一边告诉女孩先自己进行催吐,一边迅速安排急救人员出发。
    医生崔淑红、护士肖钰阳、司机支冲立刻出发,凭着仅有的模糊信息开始寻找,与此同时刘莹也联系了110,寻求他们的帮助。120救护车飞驰来到车站附近,很快找到了女孩口中提到的某酒店,却被告知并无820房间,更没有小娜的入住记录。崔淑红她们一边联系接线员刘莹,让她再次联系女孩,一边开始分头在车站附近几个酒店询问。刘莹焦急地回拨着女孩的电话,数次后才终于接通,再次询问位置,女孩这次又说出另外一个酒店名称,名称依旧含糊不清。医护人员只能凭借猜测继续寻找,三家、四家、五家……就在医护人员寻找了近十家酒店后,警察终于在博陵街某家酒店找到了小娜。
    医护人员见到小娜时,她全身赤裸,手腕和脖子上还有结了血痂的痕迹。医护人员立即为她裹上被单并进行初步查体和基本治疗后,紧急送往我院急诊科。急诊科医护人员了解到,小娜服下的是一小袋高效氯氟氰菊酯,这是一种农业杀虫剂,具有强毒性,小剂量短时间内虽然不会威胁生命,但还是会损伤神经系统。医护人员立刻为小娜进行了洗胃,并转入急诊留观病房,继续进行对症治疗。小娜的情绪一直不稳定,神志恍惚,浑身冰冷,又没有家属陪伴。值班医生史靖芹、护士郭文虹一边为她进行治疗,一边不断安慰她。郭文虹还打来热水为小娜擦洗身体。直到小娜的父亲赶到医院,她们才稍稍放松。
    可没过一会儿,小娜的父亲来到护士站,告诉郭文虹小娜尿便失禁,被褥已经湿了,他不方便为女儿更换,想请她帮忙。郭文虹二话没说再次打来热水,将粘在小娜身上的尿便擦洗干净,并为她换上干净的被褥。
    这一晚,郭文虹只要其他患者安排妥当后就守在小娜的身边,安抚她,照顾她。期间,郭文虹不知为她擦洗了多少次尿便…….
    第二天清晨,当崭新的阳光再次照在小娜身上时,输液瓶中的液体滴完了,她的精神和情绪也恢复了平静。医生为小娜再次进行了检查,指标恢复正常。医生告诉小娜的父亲,小娜可以出院了。小娜的父亲看着安然无恙的女儿,激动得有些哽咽。
    离院后不久,小娜的家人又返回急诊科,将一面刚刚定制好的锦旗送到了急诊科医护人员的手上。

| 医院简介| 联系方式| 在线留言| 人民医院|